62岁的俞敏洪忙着道歉,31岁的董宇辉走向人生巅峰

锌财经 | 陈妍 · 2024-04-09 17:52

时代浪潮滚滚向前,却无可奈何花落去。

俞敏洪,一代企业家,芳龄六十好几,这半年来光顾着给人道歉了。

最近,俞敏洪在抖音上发文,回应了自己抢董宇辉风头这件事,“其实,我从来没有过要去河南直播的计划”,因为新东方工作的不到位,造成了大家的误解,对此表达歉意。

俞敏洪抖音账号截图

其实不止这次,自从去年小作文事件发生以来,俞敏洪仿佛开启了道歉三连模式。跟董宇辉道歉完,又跟董宇辉的粉丝道歉。为内部管理道歉,为舆论发酵道歉,甚至为拉黑网友道歉。

频繁道歉,也从侧面反映出俞敏洪对于当下企业内部管理,以及处理核心员工关系上,开始变得力不从心。时代变了,企业运作的新老商业模式交替,做传统企业发家的俞敏洪,早就过了他的鼎盛时期。

反观董宇辉,一路从直播间打工人,升级为东方甄选的高级合伙人。人到30岁,名利双收,迎来了人生高光时刻。为此,俞敏洪只能来一句:“当靠着能力巨大的员工来构建商业模式和发展时,老板是在为员工打工。”

但比起心甘情愿给董宇辉打工,更大程度上,俞敏洪所面临的是,时代浪潮滚滚向前,却无可奈何花落去。

妥协是俞敏洪的,热闹是董宇辉的

眼下,俞敏洪面对董宇辉,不得不放低姿态。

说起这次河南直播事件,起因是,今年3月份的时候,董宇辉曾对外表示过,与辉同行湖北行结束后,4月底将前往河南,招商活动也已经开始了。但前段时间,河南文旅又官宣了俞敏洪的预告,称计划在4月1日到4月3日之间,游览郑州、洛阳和安阳三个城市。

两人一前一后时间挨得太紧,就引起了一波网友质疑,俞敏洪提前去河南直播,莫不是想抢董宇辉风头。

虽然俞敏洪最后澄清了乌龙,河南文旅也删了俞敏洪的视频。俞敏洪还下令河南新东方文旅全面停止直播,进行自我整顿和反思。董宇辉也出面帮着解释,“我个人和俞老师之间沟通一直很畅快”,感谢大家的理解。

董宇辉回复

但复盘整件事可以发现,事情的顺利解决,靠的是俞敏洪及时妥协。

其实俞敏洪作为东方甄选的创始人,文旅又是集团重点布局的新业务,即便他真的去河南直播了,情理上也没什么问题。俞敏洪的解释却给人一种感觉,好像他确实不该去,必须要给董宇辉让位。

原因在于,不同于新东方式的传统教育机构,东方甄选是一家充分曝光在公众面前,信息相对透明的公司,它的主战场在直播间,核心武器是流量大主播,海量网友是潜在的衣食父母。

这种情况下,老板俞敏洪和员工董宇辉的权力关系发生变化,董宇辉是最重要的“卖点”,那俞敏洪就必须要隐藏其后。

可以看到,再早之前的小作文事件,俞敏洪也采取了相似的操作。

当时,董宇辉负气之下,直接请假回了老家,临时取消了吉林行的直播。时任东方甄选CEO的孙东旭,又火上浇油,在直播中摔手机跟网友“开会”,还把董宇辉的工资透了个底,说是公司没有亏欠他,年薪根本不止网传的几千万。

这么一搞,董宇辉和孙东旭的矛盾,就闹到了台面上,逼着俞敏洪要二选一。

12月16日,俞敏洪把董宇辉请回了直播间,一上来就解释道,“宇辉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,他不在东方甄选”,给了所有人一颗定心丸。整个过程中,俞敏洪没有任何*的架势,时不时给董宇辉添茶倒水,看上去非常诚恳,给足了董宇辉面子。

他甚至坦言:“大家都说宇辉上当了,我跟宇辉说了,如果你觉得上当了,你从现在开始,随时都可以离开。”俞敏洪让董宇辉升了职,还给他安排了自己的工作室和直播间。

让董宇辉站到更大舞台,让孙东旭下台隐身,这是最终的处理结果。

俞敏洪的种种妥协,更大程度上,是基于对企业整体利益的考虑。毕竟董宇辉对眼下的东方甄选至关重要。

董宇辉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会影响到东方甄选的股价,小作文事件期间,东方甄选单周跌幅接近22%。而“与辉同行”开播一个月的销售额,居然能占到东方甄选半年GMV的15%以上。

鲜花、掌声、光环、流量……60多岁的俞敏洪见证了30岁的董宇辉的成功。

也曾是时代大赢家

曾经的俞敏洪,也像董宇辉这般风光无限过。

20世纪80年代末,留学风潮兴起,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,中国自费留学的人数从1983年的1000多人飙升到了10万多人。

彼时俞敏洪刚从北大毕业,也想跟他的同学们那样出国留学,但问题出在了钱上。俞敏洪在北大教书,一个月的工资是200块,兑换成美金只有30美元左右。按照他当时的工资,想要攒够去美国读4年书的学费,得不吃不喝攒222年。

于是他找了个赚快钱的法子,偷偷在校外办辅导班,出国留学的学生越多,他就赚得越多,每个月能赚到2000块,是工资的10倍。

那时恰巧又是一个创业的黄金年代,在政策的倡导下,50后、60后们成了改革浪潮下最早一批下海吃螃蟹的人。俞敏洪因为私自办学吃了北大处分,后来干脆辞掉教职,加入创业浪潮。

1993年,31岁的俞敏洪,正式创办了新东方英语学校。但跟经营东方甄选的逻辑不同,俞敏洪一直是新东方内部的*权威。

新东方作为一家吃到时代早期红利的教培机构,要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,迅速扩大规模、吃掉市场份额,几乎是必选项。在这样的扩张阶段,也需要俞敏洪采取铁血手腕,让所有人听他吩咐,劲往一处使。

俞敏洪曾说过一句话:“当你发现用那些*人才,你有一点把控不住的时候,你宁可用中级人才。你想想,你的公司是要活着,还是被你的*人才推翻掉?”

正因如此,新东方成立4年之后,俞敏洪认为自己能掌控全局时,才到国外找来老同学王强和徐小平一起创业。后续出现争执和矛盾的时候,俞敏洪也根本不退让,直接把人一脚踢出局。

好比说俞敏洪得知徐小平带着员工反对他改革后,直接让人占了徐小平办公室,气得徐小平话都说不出来。2006年,新东方上市之际,俞敏洪召集董事会讨论徐小平去留问题,结果董事会全票通过,把后者清理出局。

集团权力之争下,徐小平、王强都离开了新东方管理层,包凡一、胡敏等一批创业元老也接连出走。最终,新东方的大权全部归于俞敏洪一个人手中。

回过头来看,俞敏洪的强权手段的确是有效的。2001年,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挂牌成立。2006年,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在纽交所挂牌上市,成为中国内地首家海外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。上市13年后,新东方创下市值历史新高,突破200亿美元。

俞敏洪左手权力,右手财富,建立起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教培帝国。

老俞伏枥,志在千里

在教培行业叱咤风云28年的俞敏洪和新东方,戛然止步于2021年。

那一年,俞敏洪快60岁了,在这个本该功成身退的年纪,他见证了自己商业帝国的一夜倾覆,公司几近清盘,几十万个家庭等着退学费,六万员工等着离职赔偿,新东方市值半年跌超90%,只留下一地鸡毛。

转型做东方甄选,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东方甄选做直播带货,都看不到任何起色,几个小时里可能一颗梨都卖不掉。即便是俞敏洪本人的直播带货首秀,最多也只有2万人在线观看,3个小时里,卖了490.84万元的货。

作为对比,新东方的前员工罗永浩,直播带货首秀的时候,3个多小时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,销售额高达1.1亿元,创下了抖音当时的带货纪录。

直到董宇辉双语带货牛排一举成名后,东方甄选的危机才暂时解除。

可“暂时”二字,本就潜藏危机。虽然俞敏洪和东方甄选,打从一开始就不想让董宇辉变成一个超级大IP,免得动摇公司经营。此前的种种操作,也是想要逐步“去董宇辉化”,找到一种大主播与直播机构和谐相处的关系。

但结果也看到了,“去董宇辉化”不成,反被流量反噬。俞敏洪只能一次又一次出面,跟所有人道歉,试图平息众怒。这背后何尝不是一种无可奈何?

2024年,31岁的董宇辉的个人事业再进一步,他不止是头部带货主播,还是当下红极一时的明星知识分子。前不久的湖北行,数十名保安拉着手围成一个圈,保护着一路谈笑风生的董宇辉。这一度被网友诟病,排场太大。

2024年,62岁的俞敏洪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。之前他去香山的时候,门禁提示他老年人不用买票,“还让我着实悲伤了一会”,俞敏洪在老俞闲话中如是说道。

时代从不止步,但俞敏洪还没准备好退休。

最新直播

热门活动

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

  • 香港投资推广署
  • 香港
  • 2024-05-24

厦门人才企业榜暨“创道至简”创投领袖高峰论坛

  •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、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、厦门日报社
  • 厦门
  • 2024-05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