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年倒闭7万家,年轻人抛弃KTV

Tech星球 | 翟元元 · 2024-03-01 17:41

KTV为何不香了?

KTV行业最风光无两时,据传王思聪在北京某KTV一晚的消费是250万元。

上世纪90年代,KTV品牌先后崛起,钱柜、K歌之王、纯K、温莎、唱吧、魅KTV、星聚会等大大小小的KTV,在城市各大核心商业圈遍地开花。进店消费的年轻人需要排队等待,人头攒动,消费旺盛,KTV行业进入黄金时代,全国KTV门店数量甚至一度突破12万家。

然而到了2024年,KTV门店数量断崖式下跌,天眼查数据显示,全国现存KTV门店数量已不足5万家。自2015年至今,9年时间减少了7万多家。

当年KTV生意有多火爆,如今生意就有多惨淡。春节开工后的一个工作日下午,位于北京寸土寸金的国贸地段的KTV“纯K”门店,整整五层中,一层KTV包间都是空房,不见一个消费者。国贸纯K店工作人员向Tech星球表示,KTV生意一年不如一年。

 后疫情时代,KTV行业没有等来报复性消费,而是越来越稀少的客流,越来越保守的消费力,以及门店关店潮。

KTV跌落神坛

春节假期通常是KTV行业的客流高峰期,然而,KTV在假期的存在感越来越弱。

以往假期,时间充裕的年轻人们扎堆去KTV娱乐休闲,社交聚会。但刚刚过去的春节长假,各大KTV都没迎来想象中的报复性消费。

2月27日前后,Tech星球曾走访了不少KTV。国贸温莎KTV门店工作人员表示,现在是淡季,春节假期客流量也不多,100个包间根本坐不满。生意还不如去年“十一”期间。纯K门店工作人员同样表示,生意不太好,一年不如一年,现在生意甚至不如疫情期间。

纯K国贸店两层楼共50个包间,负责人透露,疫情期间,很多人因为担心回家过年再返京时可能被隔离,所以都选择就地过年,娱乐方式有限,很多人便会去KTV唱歌。因此,他们门店上房率差不多能达到70%。但今年春节,各行各业重新回归正常轨道。大多数人选择了回乡过年,或者外出旅游,加上各地灯会、庙会等室外活动举行,分流了室内KTV市场。

纯K负责人称,现在也就周五周六客流还可以,差不多能满房,但翻房几乎很难。不止纯K、温莎,他们同行业之间都会进行交流,大家普遍反映,没什么人。

而且,消费力也变得保守。过去,KTV消费最能体现“纸醉金迷、挥金如土”的富人娱乐方式,富二代们一晚一掷千金,消费数十万甚至百万的新闻屡见不鲜。纯K负责人讲,过去一个KTV包间客人一晚上消费能达到2-3万元,每天都有一批这样的顾客。但现在,一个月可能只有一两批这样的客户。消费力减弱,业绩自然就上不去。该负责人表示,业绩通常就倚仗几间房,大部分包间客人消费低,像XO这些名酒都不太会点。

KTV行业的“榜一”大哥消失,KTV门店生意自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落。

同样见证KTV行业衰落的还有从业者刘文。他在2017年左右入行,先后在纯k、M-one等多个KTV品牌公司工作。差不多去过所有知名的KTV门店,了解各家KTV品牌风格,目前他在朝阳某商场KTV当店长。

一个工作日晚8点,夜间K歌黄金时段,刘文所在的朝阳某商圈KTV店内依然门庭冷落。大大小小18个包间,只有三个包间有客人,其他15个包间都是空房,空房率超过80%。

这样稀少的客流让刘文时不时怀念以前行业高光时刻。据他回忆,以前好的时候,纯k天天是满房,即便是周一工作日,也能满房。周六日更是排队高峰,大厅等待区常常人满为患。纯k属于大型KTV,一般是80-100间房,其他中型KTV一般是50-60间,小型10-20间包房左右。纯k工体店,挨着一条酒吧街,生意非常火爆,也是最挣钱的门店之一,100间房,一晚上营业额能达到60-70万。

以前小型KTV也很好赚钱,一天稍微卖一卖就有不错的营业额。现在,行业马太效应明显,率先倒下的门店很多是小型非连锁品牌。

客流下滑,4188元套餐卖不动,营业从60万降至10万

如果以门店数量多少排名,KTV行业格局大致为:小型KTV当中,唱吧、麦颂门店最多,其官网显示目前为800家,中大型KTV里魅KTV门店数量479家,星聚会400家左右,其他知名KTV门店数量不一,像纯K,据其工作人员透露,目前全国门店数量是40家,好乐迪直营门店50家。

疫情期间,央视发布的消息显示,2020年,中国KTV整体客流量下降了70%-80%。

不少门店受到疫情影响无奈倒闭。数据显示,纯K从此前60家门店缩减至40家。极目新闻此前报道,南京小有名气的KTV连锁品牌去年1-6月份亏损达90万,由于难以为继,欲低价转让门店;20年前风靡南京的米乐星也关停了几家店;江苏省娱乐行业协会秘书长吴丹表示,“每个月亏损几万块的门店不在少数,有老板三年赔进去千万元。” 

现在,大型KTV大概一半包间都满不了房。纯K工体店有100间房,曾经是最赚钱的门店。刘文称,“现在,周一的晚上连10万都卖不到,平均一间房产出价值不到1000元。”最挣钱的门店沦落至“天天赔钱”,而此前一晚营业额最高能达到60-70万。 

KTV行业,酒水、用户储值是两大收入来源。只有储值才有第二次复购,但现在储值的人变少,有钱的顾客不再续费。加上允许消费者自带酒水,去KTV自带酒水的人很多,所以KTV酒水也不再好卖。 

售价高也是KTV生意不好做的原因之一。刘文称,现在大众点评上的价格都是透明的,酒水价格也是透明的。1644啤酒,外面超市卖10元一瓶,KTV门店卖38元一瓶。差价如此之大,在允许自带酒水的情况下,消费者自然更愿意选择自带酒水。 

4188元的奢靡总统套餐,“几乎卖不动”,一个月也卖不出去几套。 

客流下滑,营业额腰斩,能盈利的KTV可能“九里挑二”。刘文现在管理的KTV门店品牌,老板一共开了9家KTV,其中4家门店是加盟的魅KTV,5家为其自创品牌。目前为止,4家魅KTV,三家亏损一家盈利,然后自创品牌5个门店只有深圳店每个月是盈利的,三里屯店大亏。 

南方市场,受众需求比较旺盛,KTV氛围比较浓厚,门店选址在写字楼附近,距离比较近,大家下班了就可以去。而且南方市场KTV消费属于大额消费,刘文称,那边喝啤酒都是高端一点的,像1644,比38元一瓶卖得更贵也有人消费。此外,喝洋酒的人也比较多。酒水是KTV重要的盈利点之一,所以深圳店盈利情况便很好。 

数据印证了这种南北差异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从KTV地域分布来看,广东、四川、湖南,三地相关企业数量位居前列,分别拥有14800余家、3600余家、2100余家。 

不盈利的门店都一样,业内有两个重要的参考指标,一年如果无法回本,便意味着不太好挣到钱。前三年为黄金窗口期,前三年如果KTV不盈利,之后便呈边际递减效应,五年以后就没什么生意了。 

刘文现在所在的门店有18个包间,开店投入将近400万,开业一年多,每月营业额在45-50万左右,去掉租金、员工成本、水电费、歌曲版权费、酒水成本,目前还没回本,“回本估计得一年半到两年”。

内卷加剧,价格战、抢人、抢资源

2023年,疫情结束后的第一年,线下演出火爆,音乐节、明星演唱会扎堆,citywalk出圈,旅游热情高涨,这些跨行业竞争对手的繁荣无形中又分流了KTV原本已经缩水的市场。

行业内部,KTV品牌之间也是各种明争暗斗,内卷特别严重。 

首先是形式上,现在很多KTV为了提高溢价,增加餐食已经成为门店标配。南方城市KTV甚至配上了火锅,用户可以一边吃火锅一边唱k。刘文的老板为了打出差异化,新门店原本规划是走高端西餐路线,门店外拉个帐篷做露营餐吧,提供新鲜战斧牛排,一个300多块,还有偏西式的大肉串。但实际经营起来,发现之前设想的太过美好。300多元一块的战斧牛排,高端客很少,普通人根本消费不起。 

牛排销量不佳,在冰箱里积压一个月就变质了,无形中又增加了成本。所以,刘文门店现在已经将食材改为预制菜、速冻品,撕开包装轻微加工便可以上桌的餐食。但即便已经在压缩成本,KTV厨房仍然是赔钱的。一个月进货成本1万元,最后出餐营业额1.5万,但是减去水电费,员工工资,算下来,这部分增值服务是不挣钱的。 

其次是价格方面,玩家们不得不被动加入价格战。现在KTV核心获客方式之一是线上渠道,其中90%客流来自美团大众点评。刘文称,门店假如一天60单客人,可能只有5单是现场客人,其他都从线上团购下单过来的。线上消费越来越多,门店不得不重视线上渠道。所以可以看到,美团大众点评以及抖音上的KTV商家都在推出优惠团购套餐。 

有些定价特别低,平均下来唱歌一小时可能只要20-30元左右。包夜价格也在不断拉低底线,“一间房包夜套餐128元,比酒店一间包间价格还低。”过去包夜价格一晚在200-300元,现在也是腰斩,打了将近五折。即便商家已经将价格击穿至底价,KTV包房依然满不了员,后半夜几乎没人。

渠道竞争也很激烈,KTV业内人士静文向Tech星球表示,大部分KTV更偏向于入驻大城市购物中心,但购物中心位置有限,所以这就涉及到了渠道竞争,大家都在利用自己手里的资源拿下黄金位置。此外,还有人才竞争,宣传引流曝光方面抄袭竞争。“去年我们去跟音乐节联动,包括跟明星艺人做联名宣发,跨行业资源宣发,大家会出现争抢资源的局面”。 

疫情之后加上行业内卷,小品牌生存空间便越来越小。静文称,KTV行业趋势比较明显的一点是,两极分化严重,小品牌在疫情后倒闭,市场更多集中到头部连锁品牌。其次,业内玩家都在选择做一些小店,开放加盟。比如好乐迪,之前全直营,疫情后开放了加盟。 

而且,KTV投资成本也越来越轻量,之前传统模式KTV一般在上千万的投资,现在投资量级可能减少至400-600万元,200-250万元,越来越精品化。 

总的来看,KTV行业虽然一直被外界唱衰,倒闭也在真实上演,但眼下不太会消失,只是挣钱的难度无疑将会越来越大。

最新直播

热门活动

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

  •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  • 上海
  • 2024-04-23

2019香港金融科技周

  • 香港投资推广署
  • 香港
  • 2024-04-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