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中东搞钱,中国快递卷到沙漠

时代财经APP | 林心林 · 2024-06-11 15:07

这里遍地黄金,这里也在等待爆发。

来沙特生活六年,黄铭明显感觉到这里的中国面孔变多了。

“刚来的时候基本只能在中国餐厅见到同胞。”如今,街头巷尾都涌动着中国元素,悄然出现的中国品牌、马路上疾驰的长安汽车、一波波的商务考察团以及“北京来的老板融了几千万”的小道消息……“中东淘金热”的躁动扑面而来。

淘金者们口中频繁提起的“沙特2030愿景”,是沙特阿拉伯王储在2016年推出的经济和社会改革规划,它试图降低对能源出口的依赖,同时积极吸引外资,实现经济多元。类似的还有卡塔尔“2030国家愿景”、科威特“2035国家愿景”以及阿曼“2040国家愿景”。

有在沙特创业的人用“90年代的深圳”形容时下的中东地区。

王瑛是一名电商从业者,她在沙特创业三年,在她看来,这里年轻、有活力、消费意愿和能力高,是当下最适合一头扎进去的市场。根据中国海关的数据,2017年至2022年,中国与中东的贸易额从2625亿美元增长到5072亿美元,增幅为93.22%。

但特殊的宗教文化背景、地广人稀的地理风貌、迥然的消费习惯等,又注定了掘金中东并不容易。在沙特,许多经验在实践过程中都面临着要打碎重来一遍的可能。

这里遍地黄金,这里也在等待爆发。

到中东“淘金”

中东,泛指从地中海东部到波斯湾的大片地区,包括西亚和北非大部分地区。

这些位于波斯湾沿岸的海湾国家,凭借全球最丰富的石油储备和产量,成为世界经济的关键性区域之一。但由于高度依赖石油、长期处于“食利国家”模式,这里富得流油的同时,也是神秘、保守、封闭的。

中东土豪们早已不安现状。沙特、阿联酋,两个海湾地区的主要经济体,正在引领整个中东的变革,试图在石油之外,更多的参与全球经贸体系。

早在1985年,迪拜政府就发起建立了阿联酋最早的自由区——杰贝·阿里自由区。到2019年,阿联酋的自由区数量已达47个,包括2万多家公司。其中,迪拜有28个自由区,阿布扎比有8个自由区。

沙特的开放则稍晚一些。

直到2018年,沙特才解除女性驾驶禁令,并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馆观看比赛。过去,由于女性无法获得驾照,沙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禁止女性驾车的国家。娱乐活动在这里也几乎被禁止,直到2018年,沙特首家商业电影院才在首都利雅得开业,结束该国对电影院长达35年的禁令。

2019年9月,沙特首次对包括中国、美国、日本等49个国家和地区的公民发放旅游签证。石油王国开始对世界敞开大门。

“东部省的省会我看到已经开了两家名创优品,买的人很多。路上的中国车也很多,长安、吉利、长城、广汽传祺这些牌子都很常见,相对来说物美价廉。”6年前,黄铭跟随所在公司项目来到沙特。

据其观察,在沙特的中国人从事制造业、服务业、基建工程等,其中商务贸易和旅游中介居多,“能明显感觉到中国企业和中国人到沙特创业、工作生活的变多了。”黄铭说道。一单快递接近5美元

“一件电商平台销售榜首的睡衣,非大牌,可以卖到200沙(沙特里亚尔:沙特货币单位,截至6月7日,1沙特里亚尔≈人民币2元),非常可观!”在社交平台上,王瑛介绍着沙特电商平台的高客单价。

刚来沙特时,王瑛的创业方向是社交媒体,随后她选择All in电商,并直接从中东独立站做起,“第一个月就迎来了出乎意料的订单量。”

当下,中东已成长为全球增长最快的电商市场之一。迪拜南部电子商务区2023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8年至2022年期间,中东、北非地区的电子商务规模以32%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,预计2026年市场总规模将达到570亿美元。

尽管与千亿美元规模的东南亚市场尚有差距,但在掘金者们看来,中东市场增速快、增长潜力大。跨境巨头亚马逊早在2017年就进入中东市场,并不断加码。

“中东电商的入门门槛会相对高一些,但无论是运营打法、选品价格,还有物流服务,目前都还没有北美、东南亚那么卷。”王瑛对时代财经说道。

据亚马逊调研,在受访的中国卖家中,他们最有意愿拓展的站点就是中东,且整体来看,中东站点的中国卖家增长速度非常快。

瞄准这片热土的还有强势崛起的中国跨境电商平台。2015年,彼时还是时尚电商定位的Shein率先进军中东,2018年速卖通挺进,而Temu、TikTok Shop也在2023年杀入该市场。

随之而来的是中国的快递物流大军。

2017年,曾任阿里云中东合资公司CTO、常驻华为中东非洲7年的黄珍创办iMile,以直营方式布局中东物流“最后一公里配送”,并于2021年获得字节跳动投资。随后,京东物流、菜鸟、顺丰、极兔、三通一达也都陆续布局。

黄铭近两年开始在路上见到有中国快递企业LOGO的快递车,王瑛偶尔也会使用中资快递品牌进行寄递。“以前沙特没有那么多快递公司,基本都被本地的电商平台Noon的自营物流或者本土快递公司Aramex、SMSA垄断。”王瑛说。

除了新兴市场的广阔前景,国内相对成熟饱和的竞争也倒逼着快递企业寻找新的增长空间。

当前,国内快递市场的单票价格及收入不断下探。东兴证券近期发布研报称,2024年4月行业价格竞争依旧激烈,平均单票价格降至7.99元/票,环比降幅11.8%;而经济型加盟企业“三通一达”的单票收入则在2元左右。

与之对比的是,沙特单件快递的平均价格接近5美元,折合约人民币36元,而这仅仅是电商件价格。王瑛透露,如果是个人寄件的话,甚至需要7美元起步,“如果点外卖的话,配送费也是差不多要人民币20-25元一单。”

“几乎所有快递公司都在关注中东。”极兔速递中东副总裁江俊Justin感慨,东南亚已经和中国一样“卷得不得了”,政治经济相对稳定的中东将会收获更多的投资目光。

在沙漠送快递

富庶与年轻,让跨境电商在中东找到了新的沃土。但物流服务的短板,是中东跨境电商订单履约的硬伤。

“富饶的中东地区对中国商品需求大、购买力强,一直是跨境电商的潜力热土,但是中东地区的物流问题却困扰着想要大展身手的中国商家们。”菜鸟相关负责人对时代财经称。

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,中国到中东的跨境物流周期一般在10天以上,速度慢是一大问题。时常返于阿联酋、沙特的企业外派员工李栋告诉时代财经,过去他收到来自中国的包裹需要长达两周时间。

王瑛也指出,自己在做沙特独立站的第一个月,由于斋月大促加上产品独特,订单量迅猛增长,但交付的时候却遭遇本地物流的“鞭打”。在沙特,好的物流资源基本集中在Shein、TikTok、Temu、亚马逊等大平台手里,导致旺季、活动季(节假日)时,能匀给独立站卖家的物流资源少之又少。

作为衔接亚欧非三大洲的要塞,中东的交通物流仍十分薄弱。在“2030愿景”里,改善贸易、促进物流业发展成为重要组成部分。2021年,沙特王储启动“运输和物流战略”,提出加强和建立先进的物流服务产业,促进货物运输。

但特殊的地理与市场环境,让中东的快递物流问题相对棘手和复杂。

中东地区地广人稀、沙漠密布,曾在沙特、阿联酋有过快递派送经验的Palo告诉时代财经,在横跨几百公里的无人区送快递是真实存在的。

沙特国土面积达225万平方公里,但人口不到4000万,这也造成快递员人均派送面积过大。

作为极兔快递员的一天,Palo从早上七点开始,在网点集合、分拣负责区域的包裹后,八、九点开着四轮面包车载着包裹出发。由于派送范围过大,加上气候炎热,沙特的末端派送工具以四轮车为主。

Justin告诉时代财经,在沙特从事快递员工作的基本是印巴人等外籍劳工,没有经济能力购买车辆,所以均由网点提供车辆。这些快递员的工资大概在3000-4000沙。

与国内一个快递站点覆盖周边半径2-3公里不同,如果在沙特的城区配送,快递员们的配送距离将近15 -20公里;如果在偏远的郊区,快递员则需要在漫漫黄沙、杳无人烟中穿梭100-200公里。

此外,当地人货到付款为主的购物方式以及洒脱随性的生活态度等,都让派送效率大大降低。

“我今天不想收件”,或者电话里表示“我不在家”,甚至仅仅因为“今天不开心”,包裹都有可能被拒收。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状况,Palo都遇到过。“有些当地人不爱存钱,到月底的时候,因为要货到付款,他会说自己没有现金,你可以过几天再来送。”

种种状况之下,快递员一天的签收包裹量仅仅在40-50件左右的水平,“整个行业都是这种水平,和中国完全没办法比。”

“电商及物流行业在中东此类新兴国家的发展过程中,面临着诸多挑战,包括法律、宗教信仰、文化等方面的差异,都是需要时间积累来改善和解决。”Justin称。

据悉,沙特的物流行业监管严格,牌照稀缺,光是拿下经营牌照,极兔就碰不少壁,最终在战略合作伙伴易达资本的助力下,于2022年1月成为沙特第20个拥有跨境清关与本地派送双牌照的快递物流公司。

等待一个爆发

尽管一路坎坷,但中资企业的到来还是潜移默化间搅动当地物流格局。

黄铭回忆道,六年前刚到沙特的时候,电商发货与快递签收速度十分慢,“如今,本地电商平台从以前四五天变成两天收到,国内到沙特的快递时效也比以前快了,使用转运服务或者在跨境平台下单,基本一周时间就能拿到。”

菜鸟就在今年3月联合速卖通将“全球5日达”产品落地沙特,据其提供的数据,“全球五日达”产品上线后,更多的中东消费者在速卖通上下单,中东地区新用户数同比增长超200%。

极兔等快递企业则更多在本地尾程派送时效上发力。Justin介绍,针对本地配送时效,极兔从最开始的近80小时到如今提速至58小时之内,“接下来的目标是48小时内沙特全覆盖。”

“平台客户数量就这么点,但凡有竞争对手就肯定卷。”Justin并不避讳。在沙特,极兔通过自动化分拣、伸缩机高效装车等从中国市场引入的先进经验提升流转效率,并使用“三段码”将省市区用不同类型数字或字符代替,减少复杂的地址文字表达。

尽管“新势力”进入市场不免涉及到价格竞争,但Justin直言,极兔目前并不会刻意去“杀”很低的价格,“相比于价格,我们目前还是更专注于客户体验,说实话我们现在的规模,还难以建立成本优势壁垒。

供应链及物流骨干网建设、快递车购置、COD模式带来的现金垫付等,都推高了快递物流成本。

有熟悉中东快递业态的人士也向时代财经指出,在该特殊的新兴市场,物流企业的销管费用比其他国家高上1倍,毛利预估要达到15%以上才能实现正向盈利。

此外,虽然当前中东电商市场在近几年进入发展期,但渗透率还远远不够。以沙特为例,2023年,沙特电商用户渗透率在65.5%左右。

王瑛告诉时代财经,如今线下消费的基数仍旧庞大,“当地的娱乐生活十分匮乏,许多人仍会选择去商场、超市消费,连电影院也是近几年才有的。”

这使得线上电商包裹量相对有限,不利于快递企业摊薄边际成本。2024年2月,极兔速递在沙特当地的订单量跃居第二,市场增速达到50%。但即便如此,当前单日包裹量也仅在十余万件的体量。

一众中资企业也面临着当地快递商的竞争。据了解,当前中资快递企业更多服务于跨境电商,并未与专注于本土电商物流和C2C配送的“本地蛇”产生直接竞争,但Justin称,未来着重提高利润的时候,势必会介入C2C等业务,与当地传统老牌企业形成竞争。

而在稍显薄弱的中东物流网络面前,持续建设骨干网和形成规模效应才是首当其冲的。“我觉得现在还是在活下去的阶段。”Justin称。今年5月,极兔速递获得了易达资本携手中东财团的数千万美元增资,助力其在沙特的扩张。

困难与坎坷都是暂时的,在远赴中东的淘金者眼里,滚滚黄沙里正酝酿着巨大的机会。

“一旦有契机与裂缝,电商的崛起将非常快速,我们预估3、4年后,渗透率和市场的活跃程度将大大提高。”Justin判断。在沙特生活了三年的王瑛也感叹,沙特正在慢慢变得开放和包容,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在提高。

2010年,中国“双十一”电商大促的第二年,快递包裹放量,全国各地的快递网点出现爆仓。直到两三年后,技术化的革新应用才解决了爆仓问题。淘金者们的经验在于,要在市场快速爆发增长之前搭建好承载能力。

“我们现在做的所有事情,就是为了爆发期来临的时候能够承接住它,这是中国市场带给我们的最大经验和教训。”Justin说。

(黄铭、王瑛、Palo为化名)

最新直播

热门活动

厦门人才企业榜暨“创道至简”创投领袖高峰论坛

  • 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、厦门市高层次人才发展中心、厦门日报社
  • 厦门
  • 2024-06-21

亚洲化妆品创新峰会暨国货百年化妆品陈列展

  • 上海书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
  • 上海
  • 2024-06-21